有没有沙雕搞笑灵异文?

然后路上,我就收到一条骗子信息:「我是阎王,因地府变动现在流落街头,V 我 500,等我重回地府以后,给你加八百年寿命。」

我直接回道:「我是灭霸,我没死,你能借我一千升级手套吗,等我回去捏爆复仇者联盟,并送给你一颗星球!」

我皮笑肉不笑的回道:「一个是我前夫,一个是我曾经的好朋友,你俩这么大的喜事,我怎么能不来呢……」

婚礼很快开始,我前夫那嘴角恨不得咧到天上去,我想到他和我结婚的时候,也是这么笑的,那时他还在婚礼上致词,说会爱我护我一辈子。

那天,我刚发现自己怀孕,从医院跑回家想把这个信息告诉他,推开门就看见秦小茉和他躺在我亲手布置的婚床上。

我不耐烦,在妹妹诧异的眼神中,走上台夺过前夫的话筒讲道:「我是齐正诚的前妻,做为他的前妻我对他最了解也最有发言权了,而且秦小茉能和齐正诚认识并结为夫妻,这其中还有我的一份功劳呢,下面就由我来为大家说说他俩是怎么认识的……」

我将秦小茉做为我婚礼伴娘结识齐正诚的事情言简意赅的说了一遍,眼看时间来到十二点,我道:「做为齐正诚的前妻以及秦小茉的好友,我有一份大礼要送给他俩……」

我指着那人手中木盒道:「盒子里装的是我未出世孩子,在我刚刚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他俩就背着我搞外遇,这些花圈一是献给我未出世的孩子,二也送给齐正诚和秦小茉……我祝你们,百年好合,永结良好,不要祸害他人……」

我只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身体直直向前栽去,婚礼的台子很高,我望着那坚硬的台阶,脑海里闪过两个字。

捂着要开裂的后脑勺,我从冰凉的地上站了起来,然后我就看见一个身材魁梧五大三粗的胖子朝我走了过来。

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你是谁,你想干什么?抢劫是犯法的!也是犯法的,你不要过来,离我远点啊啊啊啊啊!」

胖子重新开口:「我现在给你二个选择,一是去当个小鬼,熬个几百年,等转世投胎的机会,二是给我打工,成为地府编制一员。」

胖子带我从漆黑黑的地方走了出去,出去一看我才知道,这地府和现公大楼没什么区别吗,就是灯光阴森了点儿。

我其实没太看清,想让他再给我比划一次,但看他一脸不耐烦的表情,想到他把背叛他的人全噶了,我就觉得先这样吧。

以前听秦小茉无意提起过,她有一个很有钱的舅舅,就是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常年坐轮椅,把药当饭吃。

继续比划着手中的镰刀,眼看秦言续的灵体全部被我吸出,我正要带他走,他却突然抓住了我手中的镰刀。

操控着秦言续的身体,我站在镜子前,第一缕阳光从窗外穿透进来,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切实际的感觉浮上脑海,我控制不住的把手摸向自己的胸膛,然后慢慢下滑,准备伸向裤子里面……

恰在此时,房间的门被人推开,贴身伺候秦言续的保姆走了进来,「先生,太太请你过去用餐呢,您的……」

我打断他,「你能拿我怎么样?我现在才是你,该警告的应该是我,你再聒噪,我还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怎样的事情来。」

我干咳一声,打断两人,在秦言续妈妈眼珠子要瞪出来的目光中,走到她面前,「早餐呢,不是让我过来吃早餐么。」

秦言续妈妈,暂且称她秦老太太,秦老太太仿佛知晓秦丽想说什么,拍拍她的肩膀道:「你放心,小茉只是在婚礼上不小心绊倒了那个女人,就算她死了也与小茉无关,小茉是无辜的——」

而我猛的站起,继续讲:「你看舅舅我,昨晚有个老神仙给我托梦,说我生性善良,所以让我病疾大愈,昨天我还连站都站不起来,今天我就能好好的站起来了。」

我重新坐回椅子上,对秦小茉道:「小茉别怕,舅舅只是开个玩笑,来舅舅这里,让舅舅好好看看你……」

「别动。」我附身到她的耳边,低声对她道:「我怎么感觉门外有个女人站在那瞧着你么,瓜子脸,及肩的头发,眼角有一颗泪痣……」

小茉狂叫一声,闭上眼睛拿起桌上的东西就朝身后扔,并叫道:「别过来,别过来,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这是怎么回事,我就跟秦小茉说了几句话,我就和秦言续转调了身体的使用权?

秦老太太则叫住了他,「言续,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小茉到底是你的外甥女,无论如何,你都要帮她,小茉不能坐牢。」

秦言续找到私人医生做了全面检查,检查结果他显示他的身体非常好,从前那些小病大病全都通通消失不见。

我:「你相信不相信无所吊谓,反正等我找到离开你身体的办法,你到时候还是会死,不如你跟我合作,我们双赢。」

「你给我用你的身体,而我暂时保证不离开你的身体,让你健健康康,完成你在人世间所有心愿,再勾你魂。」

我天生慧眼,能看到人头顶的生命线,生命线由两种线交织形成,一根代表福泽的红线,一根代表孽债的黑线。

宁清清看了其他人一眼,然后朝我走过来,俏皮地一笑:「我们正在讨论最后一个嘉宾是谁呢,没想到是你,真是太好了。」

寸头酷哥、Rapper 赵志,戏谑地说:「你来得真是时候,我们刚分好房间,两人一间,刚刚好。」

他们轻笑出声,用一种我们都懂的表情看了彼此一眼,接着丢下我,进入我们在岛上居住的二层古朴小楼。

赵志从隔壁房间出来,火上浇油:「陈在溪,你也太挑了吧,我们来岛上是探险,又不是享福,有得住就不错了。

导演宣布任务:「地图上一共标注出十个地方,每一处都可能藏有拼图碎片,找齐四片拼图碎片,拼成明天任务的关键线索,这也是找到村民搬走的关键线索。」

宁清清挽着另一个女嘉宾,上一年参加过某选秀综艺的小爱豆:「那我跟如萍一组吧,一个人我可不敢。」

「行啊,分组找起来效率也高。」赵志自然而然地搭住小演员钟承宏的肩膀,随之看向我,嗤笑道,「大家都分好组了,你一个人别拖我们后腿。」

【不会是真有什么脏玩意儿吧,早知道不来陈在溪的直播间了,果真没好事,我要去看我们清清在做什么!】

我刚要快步地离开,身后传来大娘的叫唤:「小姑娘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大娘摔了,不知道过来扶一下吗!」

【你觉得一个对想提携后辈的影帝老师没礼貌的人,这么说话会没有炫耀的意思?前面的该不会是她的脑残粉吧?】

我盘着手:「那要我怎么对你们?是不是得把你们当祖宗供着,跪着求你们拿出来才算态度好?别废话,快拿出来!」

【半夜陈大姐的水军上班了是不是?这叫没素质没礼貌,让这种人留在娱乐圈简直是娱乐圈的奇耻大辱!】

没有头对我在地府的生活毫无影响,可后来我心血来潮想去人间当明星,我这空空如也的脖子可就麻烦了。

【呵呵哒,又去医院动刀子打针了吧?谁不知道宋芜是娱乐圈整得最频繁的女星,隔三差五脸就不一样。】

助理安慰我:「芜姐,今天录的这个《夕阳下的生活》是一个生活类慢综艺,一起做饭干活之类的,不剧烈的。」

「吴老师你别打趣了,我怎么能和宋芜姐姐比呢,我也只敢换换发型,不像宋芜姐姐,网友都说她整个头都跟换了一样呢!」

如果换成我在地府的暴脾气,估计都要直接拔了这群人的舌头,顺便把林夏雪这个始作俑者打个魂飞魄散。

可后来有一个小鬼无意间做了明星之后,惊讶地发现,粉丝的支持和喜爱,竟然跟信仰香火十分类似,也可以转换为鬼神的灵力。

【啊啊啊啊!谁能告诉我楼上几位兄弟特么的怎么还可以那么冷静?!竟然还有心情讨论宋芜的头怎么掉的?我只知道她头掉了啊!头掉了啊!】

不过想想也是,《夕阳下的生活》这档综艺本来走的就是岁月静好的风格,林夏雪这样大呼小叫自然会让常驻嘉宾不喜欢。

1.爆笑经典老婆搞笑冷笑话,老婆:老公,吃饭了。老公:咦,摆这么多碗干吗啊?老婆:一会你就知道了。老公尝了口菜:哇,怎么这么咸?老婆:今晚失误了,盐放多了。碗里都是白开水,在第一个碗里洗洗,第二个碗里涮涮,第三个碗里泡泡,就可以吃了。老公#$%#$%^&

2.搜索关注天天一笑笑网看更多冷笑话,刚才在外面吃饭,邻桌是对小情侣,男的很贴心的喂妹子吃菜,妹子煽情的问了句:亲爱的,你除了喂过我,还喂过谁啊?要说实话哦!男神情诚恳的对妹子来了句:狗!!!

3.糗事吃饭经典搞笑冷笑话,吃饭:当她做了一锅窜烟的夹生饭时,一定要满心欢喜地对她说:“亲爱的,你真是太有才了,这饭做的,还真有一股地道的新疆烤串味儿!”亲嘴儿:当她吃过大蒜时,一定要充满惊讶地对她说:“亲爱的,难道说你是香妃变的吗,这种吐气如兰的感觉真是让我终生难忘啊!”

4.本人从来没学过理发,刘海长了也忍不住拿起剪子剪个几下。邻家大嫂看见了:“大妹子,俺头发长了,你帮俺剪剪呗!”我:“我没给人剪过头的。”大嫂:“不怕,你就给我剪呗。”我:“我剪的可能很难看”大嫂:“不怕,难看了,我就围上围巾。”在她的强烈要求下,我拿起剪刀给理发了。第二天,她就把围巾围上了,大嫂,天还不太冷好不好。‍‍‍‍‍‍

5.一日,自己闲着拿卷发棒弄了个大卷,老公看见了说:哟,不错啊,好看,在哪弄的啊?我笑而不语。第二天,洗了头发,又成直发了,老公看见说:怎么又弄回去了?第三天,存心想逗逗他,拿卷发卷弄了个小清新的发型。老公看见,憋了半天,来了句:你是看上理发店哪个小子了吧!

6.“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我家的狗老是亲我。”“我知道,狗改不了吃屎!”一室友问:“如果摆在狗面前一坨屎和一根骨头,狗会喜欢哪个?”一逗比室友理智得回答:“狗可以拿着骨头蘸着屎吃。”

7.机场工作人员对乘客介绍道:“只要填写一下个人资料就可以免费办理信用卡了!”大家们都纷纷上去填了,这时一位大姐说:哎呀,怎么办啊?这里注明要写移动电话,我的是联通的!另一位大姐说:是啊,我的是电信的,算了,不办了!。

8.购物:当她挥金如土地掏空你的钱包时,一定要大义凛然地对她说:“亲爱的,不用管我,你就使劲掏吧,我,我,我不心疼!”家务:当几年不刷碗的她哗啦啦地将一摞价值不斐的青花大碗摔个粉碎的时候,一定要头不抬眼不睁地说:“亲爱的,难道你是学架子鼓的出身吗?这响声听来咋就那么有水平呢?”

真是,一毕业就丧失快乐,同学们也渐渐的开始远离我这屌丝,哎,想起来过两天又是一年一度的同学聚会,说是同学聚会,不如说是个攀比的聚会。

看着手机里的群聊,昔日的同学们都在打赌附和着,这个宋韩是个富二代,仗着家里有钱有势,就在学校里欺负人,我很不幸,就是其中一个。

在心里做了一番思想斗争,还是去吧,认识些老板,接点私单,也好改善一下生活,总比现在好,大不了给说多两句又不会掉块肉,我都这么苦逼了,在差也不会比现在差。

日子过的特别快,一下子就到同学聚会的这一天,我早早就洗漱好,穿上最好的衣服,扫开一辆小黄,骑上就往预定的饭店赶去。

这顿饭,不知道吃多少钱,我看着这富丽堂皇的大厅,这家饭店是开设包间的,还得提前预定,别家饭店都是客人越多越好,他们家是我们这里出了名的有钱也不一定可以订上的。

我一脸无语,毕业这些年,还是这样喜欢装x呢,这个宋韩毕业之后每天游手好闲什么也不干,就吃家里老底。就是投胎投的好,有什么好得瑟的。

我心里这样想,可是我也不敢得罪他,毕竟他家在这一片有钱有势的,得罪他没什么好下场。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我裂个大牙

琪琪是我上学时候暗恋的女神,学校的校花啊,而我就是个笑话。听说毕业后出国进修了,以前聚会她都在国外,这么多年,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同学们先是一愣,随后便笑了起来,我在这个包间里显的那么格格不入,大家的穿着,一个比一个好,都是牌子,但是我都不认识。看来这次我又不意外的成了大家的娱乐节目。宋韩搭着我的肩膀,使暗劲往我这边压。死沉死沉的。

这一趟没白来,吃了顿饭,还接到一个大单,有了这钱接下来的日子算是好过些了,大丈夫能屈能伸,等我飞黄腾达…..

次日,我来到了宋韩公司楼下,门口保安看着我,一身朴素的不能再朴素的衣服,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说道

我去了旁边的一个仓库,刚下车,一股难以言语的味道直冲向的鼻腔,我胃里一阵翻涌,差点儿吐出来。

我强忍着这股令人作呕味道,搬东西上车,准备前往城南肥料加工厂,宋韩父母也可以说是在农村发家的,靠着在农村各个户主那里买卖肥料致富。现在依靠着本金做起了国外的贸易。

晚上,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梦里有个皮肤白皙的女孩长得眉清目秀的,看着我和我讲我的眼睛很特别,问我愿不愿意去她那里工作,工资可以谈,只要我愿意去。